窥视者 7话

窥视者 7话

2020-01-18 14:19:44 120 5629 的力

窥视者 7话11  曾南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倒霉,走个路还飞出横祸,本就心情糟糕的他此刻更加郁闷了,本想着好好说一说这人,却听见那熟悉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对不起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但或许这就是出身良好家庭的女孩吧,书香门第,难免行为举止要文雅秀气很多。  导演组见此静默的氛围也觉得分外窘迫,为调节气氛,他提前将任务卡递到两人面前。  傅之冬细心的接手欢生的包包,然后放在自己腿边,瞧着她有点喘,便将自己随身携带的水壶拧开,递到她嘴边。  小妮子显然还不太了解她老公,继续说道,下身的屁股还扭了扭,想在他怀里换个舒服的姿势,“就是上次在电梯里碰见的那个,叫曾南。”

  “呵。”坐在另一旁餐桌上的傅之冬听到这个答案不免失笑一声。  全身检查完毕,收拾妥当过后,欢生终于鼓起勇气屈指叩了叩门,声音有些胆怯和不自信。  但卫卫这厮居然耸耸肩,摊手,狡黠道:“可我半个小时间前就已经把合同发过去了,还有欢欢,我记得当时出这个节目的时候,你是有这个意思想要参加的,我这不是正合你的意?”第59章 克制窥视者 7话  她如此努力都是为了在演出那天不丢他的脸,不扫他的面,可他却那样对她,弄疼她不说,还用这种几尽无情冷漠的口吻来表达对她的关心,欢生显然不吃这一套。

  欢生撅了撅嘴,有些委屈,但傅之冬所言极是,既然是她定下了这规矩,卫卫自然是不愿意的,按照她以往的性子,定然会因为想要报复她而拼命的去取得胜利,人家都走远了,她还这么怠慢,甚至还胡思乱想出了神,铁定在这么点时间里他们挖了不少!不行不行!她可不能输!  卫卫一声长叹,伸手抱住欢生:“你能和傅之冬这么幸福,我很开心,也为你感到快乐,可欢生你知道吗,我是一个正常人,每天看见你们俩在我面前秀恩爱,我这心里真像是被插了数千刀,自然也就会想着谈一场恋爱,不免就会胡思乱想的。我有自知之明,自己算不上多么漂亮,所以没人喜欢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欢生哦了一句,端着盘子回到沙发上:“那我去吃了。”  欢生听到老公这两字,心跳突然加速,她不敢看他的眼睛,连忙低下头,看着桌子纹路,佯装在研究,以掩盖内心的小鹿乱撞。  富丽堂皇用来形容再好不过了,不愧是大公司,这手笔就不是他们能比的。

  是的,他向来是个这么自私的男人。  欢生欣喜的扬眉,她的要求并不高,只要能听就行。  小儿叫宁威,也就是现在陆敏的父亲,欢生的舅舅。窥视者 7话  可能是之冬才下飞机,所以状态不是特别好,一到饭店,就缩在角落小憩,郑姐刚才也不好打扰,到没想到因为他们之间的交流谈话反倒是把他给吵醒了。

  傅之冬看着她,目光沉沉,没说话,过了一会儿,然他重新躺到床上,轻轻地圈着她,将她抱在怀里,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轻微的叹息声在她头顶上方响起,温热的气息扫过她的耳朵,欢生缩了缩脖子,哼了一声,傅之冬低头看她,以为把她吵醒了,却没想到她只是动了动,继续睡觉。  傅之冬双眉轻蹙,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然后掀开被子下床:“我给你到杯热水,要是后半夜还觉得不舒服就叫醒我,不要忍着。”  没有想象中那么高涨,甚至在欢生眼里他像是没有任何反应,有些小小的失望,欢生的眉毛耷拉下来,脸上写满了沮丧。  她一打车门,刚走下去,车子就迅速发动起来,喷了她一脸的尾气。  .

  虽说都是在一个圈子,可欢生和他们的领域有所不同,所以洪导两个字她也不是很清楚指的是谁,于是就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傅之冬的手,傅之冬看了她一眼,然后轻轻的弯下腰,把头靠近她,声音温柔轻细:“怎么了?”  傅之冬似乎已经准备妥当,他整个下半身缓缓融入水中,因为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T恤,一下了水,面料便紧贴着身体,紧致的腹肌一览无遗,风光无限,欢生看得脸红心跳,连忙把头转过去,用手使劲儿的对着自己扇风。  ***  明明想去,可却害怕,这大概就是女人。窥视者 7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敏觉得自己打累了,她喝了口水,看在倒在地上的两人,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她第一次觉得打人真的好爽,要是宁欢生现在这个样子被傅之冬看见了,铁定不要她了,一个病秧子,现在又遍体鳞伤,想想他那个嫌弃的表情,陆敏就觉得好兴奋。

  几乎是一秒的时间,傅之冬从惊讶里回过神来,眼睛里的笑意和满足蕴含满满。  欢生一瞬间清醒过来,尴尬的讪笑,急忙坐上车,把门关上。  电梯门缓缓地关闭,就在这一刹那,曾南脑袋里的一根弦突然就断了,零散的片段飞旋在脑海里,他瞬间就想起来那个圆圆脸,娇俏可爱的小女孩,然后逐渐与欢生的脸渐渐重合,他急忙转身,想要重新去观察欢生,但电梯门不断的合上,他看见了欢生最后一面,她不解的在看他,疑惑的表情很可爱,尤其是是那双眼睛,眸色如墨,美如浩瀚。  卫卫拍了拍突然间失神的欢生,她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看着卫卫眼神的示意,讪笑着对各位点头,然后也一起坐下。

  老爷子在欢生昏迷期间,吃斋念佛,每天不停的祈祷,原本和谐快乐的一家,气氛一下子变得阴沉。  导演组:幻想过丈夫换上西装时候的样子吗?  莫非是哪儿说错了?  他们在这里熟悉了一个月之后,傅之冬和阿克就带着她们俩下山,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叫苏乡村,民风淳朴,但设施不发达,住的房子还是那种老旧的瓦片房,看的还是黑白电视,这里的村民大多数没有读过什么书,所以缺乏知识,但乡下人心思单纯,也很好糊弄,欢生他们来到村里的时候,谎称说是来支教的老师,他们居然都信了。窥视者 7话  她却还是不敢。

  所以,那个时候还那么小的她,他们竟然能如此狠心的送她去最远的地方,不闻不问,任由她自生自灭。  是个男生,看着比她们大不了多少,因为很帅气,欢生不免多看了几眼。  做节目而已,何必呢!还当真了。  “那……你有什么想法吗?”  傅之冬不放心的离开后,差不多过了几秒的时间,欢生率先开口,给彼此说起了一个话题,她时不时问一问迈克工作上的事,而提问题的反问和尺度不会太过也不会让人觉得没事找事,反而意外的很融洽,来来回回,两人相处比想象中和和谐轻松,她的沟通能力,以及热场的本领让迈克有些刮目相看。

  他手上提了一大袋东西,瞧着屋内聊得热火朝天的两人,他勾了勾唇角,然后走过去,把东西放在茶几上,坐在欢生旁边。  欢生见两人搬完过后,连忙把倒好的水送到他们面前,阿克感激的一饮而下,缓了缓,才说了声谢谢嫂子。  “二!”  就这样打了一路的喷嚏,纸巾都快被她用完了,车子终于停在了一个大酒楼面前,欢生的鼻子已经被擤得通红,她吸了吸鼻子,有点火辣辣的疼。窥视者 7话

Copyright @ 2011-2018 窥视者 7话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站长统计代码放在此处 备案号:苏ICP12346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