ϵ
ҳ > Ƽ >

ϵ

2019-12-10 06:12:20 120 6973 ԭ

ϵ1“川哥今天应该会来的比较晚,昨天听他挺兴奋地说起过,说是自己今天要去狮子楼吃饭。”另一个服务员路过时听见他们的对话,就停下脚步说了一句?既然请了假不用上班了,清欢便慢腾腾地起来洗簌穿衣,然后才走出卧室,听见书房里传来陈易冬的声音,“好的,我知道了,爷爷,你也要注意保重身体,等我这边一空下来就来看您,您要听医生的话,好好吃药,好好休?.....?

“顾清欢......”陈延默念了一遍她的名字后就笑着点了点头,“好,我记住了,那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还有朋友在那边等着呢。?ϵ

陈曦嘴里正嚼着牛肉,说不出话来,听到后就忙不迭地点头?开玩笑,既然他都这样说了,代表自己如果以后又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他肯定就不会一口回绝自己了,她当然得抓住这种抱大腿的机会了?江边的风到底还是比市区的要冷一些,清欢却迎着风站了起来,扬起了头,像是要这阵阵冷风将自己的头脑吹的更清醒一些,长发在风中丝丝凌乱地飞舞了起来,她转过了头,看着陈易冬,轻声开口:“其实我现在算是有些明白了,人之所以有那么多烦恼,那么多无可奈何的事情,归根结底,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强大,如果我够强大了,Miss宁不会敢那样对我,如果我够强大了,不会对着吴川那样的人渣只能采取这样笨的办?.....?

“不用了,我叫个车就是了。”清欢连忙说?清欢一行人理解地点了点头,目送陈曦离开后,也没有继续待多久,就各自散了?ϵ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陈曦低着头走到病床边坐下,咬了咬唇说?

“哦?老地方?”她笑得八卦,“清欢姐,你准备什么时候才把这位神秘男友带出来给我们看看啊??ϵ

说实话,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后,她有些不太愿意继续和陈曦继续深交下去了,一个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只会一味逃避和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她不知道见面后还该说些什么,你说的她不懂,她说的你也不理解,两个人既然都不在一个频道,也只好分道扬镳了?也许是因为刚刚解决了工作大事的缘故,也许是因为刚刚听了丽贝卡介绍德聚福利,自己的工薪待遇会比在原公司上好几个台阶的缘故,清欢十分高兴地答应了下来,并主动请缨下班后去超市买一些食物带回去?

第二天上午,清欢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德聚的人事部,面试她的是人事经理丽贝卡,也许是Miss宁和莫何早有约定的原因,对方在面试时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例行惯例地问了几个平常的问题后,就和她讲了一下公司的一些规章制度和福利待遇?门口站着两个手持警官证的警察,看见她后,其中一个警官严肃地开口:“顾清欢女士,我们是经济侦查科的,有个案子需要你和我们一起回去协助调查。?清欢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扭头看了一眼旁边认真开车的男人,唇角弯了弯,说起来她还真该谢谢宋海,如果不是他当初那么无情地抛弃了自己,她又怎么会遇到陈易冬,又怎么会重新拥有这样一段美好的感情呢?“我挂电话了。?ϵ到的时候,特瑞莎已经在那里了,她正低头点着一支烟?

那时的清欢是真的无法预料到,其实有些结果,真的不只是她想的那么简单,自己会付出的代价,也不仅仅只是她想的这么轻松?

清欢怔了一下,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继续朝前走去,来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却发现街边停了一辆十分显眼的车,尽管是在夜色的笼罩下,却依然引得路人频频回头,而这辆车她自然无比地熟悉——正是陈易冬的那辆阿斯顿马丁?ϵ

һƪ ͬվ һƪ ѧٶ

Copyright @ 2011-2018 ϵ Rights Reserved. Ȩ

վͳƴڴ˴ ţICP12346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