旖旎情事漫

旖旎情事漫

2020-04-10 10:44:35 120 937 轮回

旖旎情事漫1  傅之冬:“嗯?”  陆敏没想到这人这么不自信,看见傅之冬就怂了,有些不开心的撇了撇嘴,头从他肩上起来,两双大长腿相互交叠,一手撑着手肘另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脑袋,然后看向欢生,微微一笑。  卫卫掩唇哭了出来,她发怒的对陆敏吼道:“陆敏,你就是个精神病,要是欢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杀了你!”  节目过后,欢生曾经问过傅之冬这样做的理由,他却突然牵着她的手,看着那枚已经失了钻石的戒指好几秒钟,然后笑道:“这样不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戴了?”  他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然后走过去,卫卫立马眼力劲儿的将椅子拉出来,傅之冬向卫卫道了声谢谢,然后将大衣脱下来,挂在椅子上。

  欢生虽然在这个浮浮沉沉的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好几年,在这个泥泞恶臭的脏水沟里,诚信、诚心这些东西,她是对外给了三分,可是面对家人,剩下的七分应当全权交出去,这是夫妻之间的信任,也是亲人之间必须存在的品德。  这个时候,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横在她眼前,男人胸膛似有似无的贴着她的背,以一种背后抱的姿势轻松将门打开,外面的阳光渗透进来,原来只是一个小型的通风口,采光用的地方。  欢生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然后不经意的想与他拉远距离。  宁家二楼后面有个特别漂亮的环台,上面种着花花草草,空间很大,陆敏带着欢生来到环台中间的时候,欢生发音并没有人,途中,她有些不解的问道:“他们人呢?”旖旎情事漫  ***

  “一、二、三!”  电梯里的气氛有些尴尬,不断闪烁攀升向上的电梯层数让相对无言的三个人注意力出奇的集中,就在这时,从电梯门关上后就再也没说过话的傅之冬突然开口问他:“你是洪导的那个徒弟吗?”  而当欢生提出这个要求时,卫卫内心是拒绝的,但同时也有点小期待。她从没听过欢生唱歌,当然,或许以前她唱过,但因为年代太遥远,她当时一定太小,所以并没有什么印象。  傅之冬失笑的摸了摸她的头。  这毕竟是要播出去的内容,而且现场还有那么多人看,要是因为丈夫的大胆举止而害羞无措倒也还好,可是因为别人的拍照、讨论,而变得不知道怎么办,这就有点失了作为艺人的面子了,她可是明星,在外界的人看来,这会笑掉大牙。

  根据导演组事先定好的酒店,傅之冬查看了一下地图,发觉地方离得不远,坐的士只需要十分钟的时间。  那双眼睛在看见他的动作时,眼角慢慢向上,带着丝丝笑意,傅之冬才知道自己没有做梦!他惊呼的叫了一声,像个三岁的孩子冲出房间,大声的喊着:“医生,医生!我老婆醒了,她醒了!”  一连串的问句倒是气势逼人,问得傅之冬哑口无言,若真要他说出来,倒一时开不了口。  阿克和卫卫惊讶出声:“啊?!”旖旎情事漫  可今时不同往日,他们两个两情相悦,在爱情这座天平上双方都得到了应有的平衡,欢生的自信心也随着他的坦然和主动逐渐增长起来。

  “不用了,可以开始了。”  恐高症是因为缺乏安全感,但若是身体触碰地面或者有其他可以支撑的东西时,恐高症便也会随之消失,可刚才欢生的身体紧贴地面,身后又有他保护,按道理,哪怕心里还是会产生恐惧,但也不至于脸色发白,大口喘气,出现心率不平衡的状态。  ***  宁家的上上下下没有谁不知道宁欢生是被众人捧在手里的小公主,尤其是老爷子,更是把她当成心肝宝贝,疼爱有加。  “嗯!”

  她说话向来如此,也不管在什么场合,欢生是习惯了,付声溪却听到这几个字一脸震惊的看着她。  “傅之冬,你是不是因为我这几天冷落了你和妈,所以才生气的?”  傅之冬立马摇头,把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她保密,卫卫是个何其懂事的人啊,笑着把眼神移开,看着欢生捂着自己的肚子,演技瞬间爆发:“没事,我肚子有些疼,先去上厕所,你慢慢拍。”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说完这句话后,欢生明显感觉到搂在她腰上的那只手紧了紧,灼热的掌心快要烧遍她的全身,欢生蹙眉抬头看他,正巧他低下头来,四目相对,他漂亮的眸子里含着笑意,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对她说:“嗯……确实是太瘦了,没有手感。”旖旎情事漫  昨天应该说是她主动的,她主动吻他,主动抱他,她第一次的主动,却引得他兴奋激动,根本刹不住车。

Copyright @ 2011-2018 旖旎情事漫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站长统计代码放在此处 备案号:苏ICP12346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