旖旎情事第5

旖旎情事第5

2020-04-02 05:51:41 120 3466 一笑

旖旎情事第525  陆掌柜一听,朝唐慎竖起大拇指:“小东家高明,当然不止千里楼。景王喜欢美玉珠宝, 这在盛京是人尽皆知的事。除了千里楼外, 盛京最大的珠宝铺子画堂秋,也是赵敖名下,由邢掌柜代为管理。”  唐慎走上前敲了敲门,门内传来一阵脚步声,很快从侧面开了扇小门。一个门房模样的仆人从小门里走了出来,上下看了眼兄妹二人:“小兄弟有事?这是姑苏唐举人家,你们可有拜名帖?”  唐慎随着伙计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锦绣阁的中样,悬挂着一张横额,上题七个字——  唐慎微微一笑:要的就是你问我!  等到王溱回来,只见唐慎在花厅里老老实实地等他。一见到他进门,唐慎立刻站起来,道:“多谢子丰师兄乡试每场给我送的考篮,景则未曾得本届解元,让师兄失望了。”

  长衣青年道:“呵,哪来的小偷小摸,要真敢偷我们的东西,且试上一试。”  此话一落,满座哗然,学政们纷纷上前,想要瞧上一二。  怎么写怎么像婚外情,要浸猪笼!  “唐慎第一,实至名归。”旖旎情事第5  贾亮生出的试帖诗题目是“骐骥长鸣”。

  听说唐家兄妹要离开赵家村,村里人都来送行。  唐慎瞠目结舌,端着茶杯,手放在半空中,喝也不是,放也不是。  肥皂和拨霞供的事先放到一边,过了年,唐慎开始全力读书,一门心思准备会试。  “提前交卷也可,只是你交卷后,你的卷子就被放在一边,哪怕你写得再好,有状元之才,也很难过这一考。”

  “说吧,你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  在梁府喝了一杯热茶,又抱了抱暖炉,唐慎不觉得冷了。一路上他不断想着:“景则到底是什么意思。先生从不会随意给我取字,他取字,定然有缘由。景则,景则……是为何意?”  仿佛自己成了考官!  他为自己,布置了一切。旖旎情事第5  唐慎一一回答:“是梁先生临终前为我抉择的老师。放心吧大伯母,我已经准备妥当,况且也不是我一人去,还有姚三跟着。”

  王溱笑道:“确实有时相求。”他侧开身子,道:“这位是我的师弟,名为唐慎,字景则,从姑苏府来。他去岁在姑苏府考了个童试小三元,如今要来盛京读书,参加八月的秋闱。国子监可否收他做学生,调了他的学籍。”  白条长绫高高悬挂于灵堂之上。虽是隆冬, 雪后天气严寒, 灵堂中却不显寒冷, 痛哭声与以头抢地声此起彼伏。唐慎戴着麻帽、穿着孝服来到梁府的灵堂时,见到的便是梁府小厮丫鬟们哭成一片的景象。  他年事已高,满鬓花白,但双目炯炯有神,背脊笔直,透露着一股威严。  王溱凝视池子中的十几条锦鲤, 看了许久,忽然指着其中一条吃撑了、翻着肚皮的说道:“你看,你快将它喂死了。”  唐慎来得早,他在家用了早饭,梁诵又留他下来喝了碗热粥。吃完早饭,唐慎和管家前往紫阳书院,还没出门,梁诵又道:“且等等,我去写封信。”很快,他在书房写了封信,交给管家。

  唐慎真心道:“先生,是我自大了。”  “想我去?”唐慎差点笑出声。  唐夫人道:“留步。你且记得,无论如何那也是唐家的少爷、小姐。”  烂根的豆芽会产生黄曲霉素,和发霉的花生、黄豆一样,是比砒霜还要毒的剧毒。旖旎情事第5  唐夫人:“你们每日便来碎锦街做早点摊子?”

  “还能这样?”唐慎竟不知道,古代科考还有这种潜规则。  陆掌柜:“是景王世子,赵琼。”  唐夫人心中有了计较,看唐慎的眼神与先前也不再相同。她盘算一阵,认真道:“侄儿,你这东西是可以卖大钱的。”  唐慎看着满院子的碎瓦片:“在你心里,我就是个泥人?泥人都有三分脾气呢。但是姚大哥,我要打了他,唐夫人心里肯定会生龃龉。”  这些卫兵都是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兵,听说在战场上受了伤。他们原籍是姑苏府的,解甲归田后做不了其他活计,梁大儒便主动招揽他们,当了个守卫。他们本是军里的兵痞子,可是进了梁府,一个个沾了梁大儒的文气,几年下来就变得斯文起来,对人也客客气气的。

  唐璜:“啊?”  “逃墨必归于杨”, 出自《孟子·尽心》, 原句是“逃墨必归于杨, 逃杨必归于儒”。  大汉惊道:“这可不好,我怎能平白无故受这恩惠?”  “用过饭了?”旖旎情事第5  接下来的几天,唐慎想了很多,甚至想到唐夫人是不是猜到他们想分家,所以特意提前讨好关系。但他又否决了这个念头。

Copyright @ 2011-2018 旖旎情事第5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站长统计代码放在此处 备案号:苏ICP12346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