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窥视者

深渊窥视者

2020-04-04 10:04:55 120 4635 天临

深渊窥视者11  形势确实严峻,闯宫风险再大,一百多人互相策应掩护,哪怕壮壮胆也是好的;周围是茫茫大海,脚下只有一巴掌宽的浮桥任何人想着都头疼。  “关于闯宫,很大程度因为年初凑不齐人手,临近年底那迦又往城中聚集,压力太大,两相权衡只能定在六月;七月正好走一线天。”  “师姐,我想过了,如果你~你不小心出了事,我是说如果。”她有点怕叶霈生气,乖乖凑过来,小狗似的蹭蹭。“如果是那迦和男娲,我只能去印度碰运气,想办法进封印之地:那么多人都能进,我也能进。要是其他人敢暗算,哼哼,我们也照规矩来。”  这可不太好,她不愿意多想,靠着他宽阔坚实的肩膀:“师傅婚后生了个儿子,六岁那年忽然有仇人上门,只好把孩子托付给熟人,出门应付,一去就去了半年。那时国内很乱,到处运动,回来的时候熟人出了事,孩子也没了。”  进入宫殿,消灭道路尽头一百四十四只那迦之后,人们进入地底,游过红褐藤蔓和漫长漆黑的水域,终于和守护在迦楼罗头顶的四臂那迦狭路相逢。

  跟着它们蹑手蹑脚行动,又走出两百多米,叶霈发现那迦脚步加快,显然目标就在附近。只见它们走进一间庭院,大概没发现敌人,很快撤了出来转而踏入隔壁庭院,远处又有三只那迦奔了过来。  小琬神情可以用羡慕极了来形容,失落地嘟囔着:“师姐,我好想进封印之地,好想试试这两把剑,好想打男娲。”  这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满口京腔,和老曹、刘文跃丁原野混的很熟,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又到二队几桌挨个敬酒,“请大家多多关照,多多包涵。”  吃饭间隙,宋宝华拉着骆镔出去抽烟,叶霈听到宋叔叔悄悄对妈妈说:“看着不错,处个一年半载,明后年你也抱个孩儿。哎,老叶啊,没福气,走得太早。”深渊窥视者  叶霈只好讲了讲这部日本恐怖片鼻祖,“回家下载好了,很吓人。”

  这回骆镔卖起关子,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只管自顾自喝酒。  他什么时候下去的?看看水位涨到哪里?叶霈奇怪地想,好在骆镔没令她迷惑太久。  他送我那么贵重的东西,感激和甜蜜悄悄涌上心头--他喜欢我吧?  猴子站在岸边嘟囔:“怎么像个潜水艇”?桃子生怕它偷袭,两把刀都举在身前,樊继昌还算镇定,双眼盯着漆黑水面。  傻瓜都不会拿性命攸关的事情开玩笑,叶霈早就把资料背的滚瓜烂熟,该问的也都问了,显然大家都是如此。

  张得心阴恻恻地说,“詹姆阿德恩,你躲不过去。你不给我个交代,这事儿没完。你队伍在哪儿落脚,我虽然没去过,猜也能猜出来,哼哼”  身后偶尔响起“哎呦”声,猴子揉着脑袋,显然被磕到了。  桃子笑骂:“滚!来来来,猴子你啥时候第一次,快给大家听听。”  这人像是多管闲事的正义市民,“哎,干嘛呢,打人呢你还?”深渊窥视者  “怎么会?”小琬振振有词,像被家长冤枉偷吃糖果的小孩子,“石头没有脚,树也长在那里,沼泽又不会搬家。”

  总算没白忙活一场,叶霈也朝小琬挥挥拳头,比了个v,后者明白了,高兴地在赤脚在床铺上走来走去。“看姓韦的这回有什么话说--他认载了吧?”  和前两年一样, “银獴队”从最危险的城中往东南边角撤退, 要用一年时间才躲避着不断蔓延的红褐藤蔓回到原处。转移过程遇到新人是很平常的事情,莫苒就是这么冒出来的。  房主是个女生,公寓被设计成墨绿鹅黄,原木桌椅,沙发巾和床品都是碎花的,颇为小清新,两人都很喜欢,又出门买花和冰激凌。  老曹和骆镔商量两句,把他分配给少一个人的二队,“正好你们几个在一块儿。”骆镔觉得不错,“老侯,以后跟着我混吧,正好,又多了个猴子。”

  骆镔低头猛吸几口,拍拍他肩膀:“往开了想,哪儿那么倒霉,偏偏找到咱们头上来了?你安抚安抚队里的人,下月跟着我们转移,千万别乱。人一乱,就麻烦了。”  此处距离北京千里之遥,离南昌倒近了不少,令她大感亲切。十天之后嘛,我又得背井离乡,远赴斋浦尔了,人生真是无常。  “那也不行。”小琬不停摇头,用责怪的眼神望着她,有点像师傅。“男娲当时没防备,精力都放在收回箭矢上,否则你砍不中它;而且它尾巴很长,缠住你可就糟了。”  回答到第三个问题,叶霈就卡壳了:她只知道骆镔跟着堂叔习武开拳馆,学业马马虎虎,可没问过到底就读哪所大学。至于其他嘛,她一边骄傲“他肯陪我再走一趟一线天!”却也不知道对方月薪多少。深渊窥视者  也只好如此。

  “行啊,叶霈,以后就指望你罩着了。”骆镔大力拍着巴掌,又把桃子拉过来:“这回人齐了,赶紧练起来。”  张得心算是解了点气。  他倒入乡随俗,很快接受新名词,又询问重点:“下月十五回去,泥鳅就都没了?这不跟网络游戏似的么,咱们下线,它们就撤了?”  小琬念念叨叨,有点像师傅。“师姐,你早点回来好不好?下月不是还要走一线天嘛?我陪你热热身,过过手,准备准备,再说我都想你了嘛。”  骆镔大惊失色,“不带这样的,刚出家门,翻脸就不认账了?”

  “在封印之地混过的都明白,这地方和蛇脱不了关系,也就是摩睺罗伽。徐克拍过一部电影《青蛇》,王祖贤张曼玉演的,里面的歌儿就是《莫呼洛迦》,大蟒蛇,咱们背上都有一条。”  明明三十多个小时之前才分别,骆镔却好像分别多年似的,先给她一个热烈拥抱,才朝小琬伸出手掌。给大叔订了间房,把两人箱子拎到开来的越野车上,又奉命去超市买冰激凌。  像是个北京人,满口京腔,挺客气。  这是占了它不能动弹、又受了重伤的便宜,平时那迦可不会呆呆等在那里任我打;打不中还好,误伤桃子猴子可就糟了。深渊窥视者  叶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怀疑自己听错了--他陪我走“一线天”?生还率只有20-30的关卡?他去年和大鹏走过一次,还在迷雾里遇到死去的长辈,从没有人愿意再冒一次生命危险

Copyright @ 2011-2018 深渊窥视者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站长统计代码放在此处 备案号:苏ICP12346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