ۺ
ҳ > Ƽ >

ۺ

2020-02-23 16:39:11 120 2171 Ҳ

ۺ11清欢点开一看,差点笑出了声,原来小西还真将公司部门里的人摸了个底朝天,并煞有其事地建了个文档发送给她看?陈曦不说话了,点点头后就转身回了房间?

清欢不经意地皱了下眉,“我没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到公司刚打开电脑,就看见Miss宁给她发来的消息,让她去自己办公室一趟。清欢在位置上坐了一会儿,然后才起身慢慢地朝Miss宁办公室方向走去?ۺ

“陈飞,你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小南再也顾不得面子或是遮掩些什么,不休不饶地跟了出去?

就在她有些焦头烂额的时候,却没有想到会在去医院看望陈曦的时候,遇到一个新的契机——她在进电梯的时候,遇到了来医院做复查的Miss宁?ۺ清欢本来对他也没什么好感,他既然这样说了,自己也就从善如流了,又坐回了桌前?

她心底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极力按下心中那股油然而生的委屈感,甩了甩头,暗暗告诫自己,目前是她最关键的时候,不能分心去想感情的事情,得先集中精力来完成手上的这个项目,过于在意感情而忽略了自己事业的亏,她已经吃过一次了,因此并不想再吃第二次?“你现在可以打电话请律师了。”另外一个年纪轻一些的朝她抬了抬手,指着桌上的座机说?“听见你在和家里人视频,不确定我进来好不好。”清欢低声说着,然后才慢慢地走了进来?

“怎么可能,他是有女朋友的。”陈曦摆了摆手,像是听到一个笑话一般地说?陈易冬静静地站在她的旁边,抬腕看了表一眼,然后就远眺着夜空,仿佛在等待什么?ۺ从这次不愉快的午餐后,清欢就很少再见到陈曦了,一方面是因为她大多数时间都住在陈易冬那里,偶尔有几天回公寓的时候,要不然陈曦就睡了,要不然就是还没有回家,有时她也想问问老猫他们陈曦的近况的,但是想到那天她说的话,又渐渐地没了心思。另一方面就是自己的工作确实太忙了,每天几乎都在加班,等她从公司出来的时候,早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了,幸好陈易冬加班的时候也很多,这样一来两个人还可以约在下班后,四处去试试专门开在那些不知名的小巷中的夜宵,也算是在苦中作乐了?

不过心情复杂归复杂,她还是极快地和他们约好了时间?

“我看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女孩子,不仅夜不归宿,早上还和男人在车里卿卿我我的,也不注意一下形象,你经常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也难怪会出这种事。”陈母的声音很严肃,还带着一丝看轻的味道,“还有你看看她的胸口上,那是什么?好姑娘会是这样的人吗??ۺ陈曦也不闹了,走上前去,接过陈母手里的菜篮子,低头说了句:“妈,把菜给我吧。?

可是为什么她要说自己离婚的原因是王强呢?只是为了推卸责任吗?况且既然她都看清楚莫何是怎么样一个人了,如果王强并没有坚持要离婚,反而有想重新接纳她的意思,她又为什么要那么决绝呢?“睡眠不足?”赵美心自动忽略掉了清欢其他的字眼,只抓住了这个重点,暧昧地笑了笑,“看来这位帅哥不仅长得好看,身体也不错嘛。?”莫总,”她突然没由来的胆子生毛,问了句:“我能知道Miss宁为什么辞职吗??

一切仿佛在得到,又仿佛正在失去......陈易冬静静地听她说完,然后才开口:“其实我觉得陈曦这样的举止和反应应该是一种心理自我保护的机制在起作用,事情发生后,她可能本能地不愿意去正视和直面自己受到的伤害,反而从另一个蹊径或是角度去寻求一种自我的安慰和保护,比如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被强迫的,或是说服自己对吴川是有好感的,因为觉得有了感情基础后,再来看待这件事情,对她来说可能就没有那么得让人难以接受了,亦或是就像她说的那样,她其实本来就喜欢吴川呢?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子,除了他们两人,没有人知道,而陈曦的母亲之所以能同意这桩婚事,或许是因为陈曦告诉她自己喜欢吴川,她是受了一定女儿的影响,再加上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那代人的思想观念可能还比较陈旧,认为陈曦既然已经吃了亏,如果能和这个人有结果,也不是不行,所以这件事并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你也不必这样耿耿于怀啊。?ۺ清欢的脸色刷白,随着声音越来越近,她转身就往屋内快步走过去,推门走进房间时,看见陈易冬回头看了她一眼,视线在她因为快步而略微泛红的脸上停留了一下?

һƪ Ưɽ߿ һƪ

Copyright @ 2011-2018 ۺ Rights Reserved. Ȩ

վͳƴڴ˴ ţICP12346678